2003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6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1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Aug
8
2004

人體展 + 高中同學淡水遊

2004 年 7 月 30 日,帶爺爺去看士林的人體奧妙展。

爺爺一直對於科學方面的東西很感興趣,記得不久前當電視上播出 NASA 拍到一顆星被黑洞吞噬的畫面時,爺爺很興奮地用台語對奶奶說:「你咁知影?有一粒星乎烏洞呷去啊!」。然而為家庭默默付出的傳統婦女聽不懂爺爺在說什麼。

前幾年爺爺說想要去士林天文館(以前在圓山)看看宇宙的奧祕,我只顧自己的玩樂,一直沒有帶他去實在很後悔。這次爺爺又說,想去看看上帝造人的奧妙,希望我能帶他去。我告訴自己,雖然我台語很爛,而且很怕聽爺爺講耶穌基督的事情,但是我一定要帶他去。剛好高中同學(重點是有人台語說得比我好)有幾個也約一約想要去看人體展,問了一下以後,就帶爺爺一起去了!

我好久沒有和爺爺一起出去了!印象中比較深刻的也只有小學時爺爺騎機車載我上學而已,好陌生。也許就像初戀一樣生澀吧,剛開始我總是忘了放慢腳步,但是到後來逐漸習慣帶爺爺過馬路,用很破的台語和他說:「沒關係,慢慢走」,帶他搭捷運的電梯烤箱… 慢慢地建立起兩個人的關係、相處方式。

這次得感謝傑尼龜,老二,建成。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學生會喜歡和老人家(而且還是會傳福音的老人)一起出來玩吧,然而這對我而言意義蠻重大的。

人體展讓我了解到我的台語實在是多麼遜。當爺爺指著睪丸和我說「這就是膀胱吧?」,我只能回答:「不是啦!」,我不知道台語的睪丸怎麼講… 雖然前幾天才聽過新聞報導有黑心業者賣假的雞睪丸,爸爸有提到這個詞,但是我完全忘了。另外還有很多,什麼橫隔膜啦有的沒的,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和爺爺解釋。

我的國語程度 > 爺爺的台語程度 > 爺爺的國語程度 ≒ 我的英語程度 >>>> 我的台語程度

這次的展覽我其實沒有太大的感覺,實在很難想像那些大體曾是活生生的人類。他們被擺弄出各種姿勢,可是感覺不到一點氣息---無法分別和模型有什麼兩樣。人的思想、生命消逝後,也不過就是具模型而已,不再神奇。

逛完展覽,爺爺也累了。叫計程車送爺爺回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開口問爺爺今天看得高不高興,我很怕他會失望。倒是爺爺無論到哪裡都有話題和人搭訕:「運匠先生,你有沒有聽過福音?」

晚上在家吃完飯以後,又趕到淡水和高中同學聚聚。四個無聊的單身怨念大男生在淡水逛來逛去實在是一件很糗的事情,身邊都是情侶一對對實在讓我們想跳到淡水河去。在經歷了諸如騙人炸香菇是炸蟋蟀、巨無霸冰淇淋吃得滿手都是、講誰誰誰竟然交了女朋友、老二看到發光的飛盤完全被吸引住等耍智障的白爛事以後,我們決定去漁人碼頭走走。

那天的漁人碼頭人很少,可惜也沒有熊貓車可以騎。四周幾乎都還是一對一對的情侶。正當我們買了啤酒怨嘆怎麼會四個光棍一起來漁人碼頭時,竟然看到有四個年輕女生的組合正在看海!當下我們立刻坐到她們旁邊,只是很孬地隔了好幾公尺。最後當然也沒有搭訕,只敢偶爾偷偷地向她們挪動屁股。就算有台清交中的黃金陣容,只要一孬,還是沒有屁用。

其實很愉快,高中同學的白爛非常有趣,老二非常介意別人叫他水腦,和傑尼龜一搭一唱是此行的一大笑點。這麼幽默的人們怎麼會到了女孩子面前就不行了呢,真是讓我為他們覺得可惜啊。

 
 

Write Concis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