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6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1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Jul
12
2004

光點 水男孩 我的青春

newspaper.jpg
(自由時報)

2004 年 7 月 10 日,與系上的青蛙女一同穿著制服去光點電影院看電影:水男孩。前一晚和她四處找人去看,最後只有我們兩個比較有恥力一點。雖然嘴巴上這麼說,出門時我還是很緊張,覺得非常不自在---好幾年都沒穿建中制服啦,真怕路人的眼光啊∼∼

倒是到了芝山站,看到了青蛙女… 天啊,她穿夏季制服感覺好正喔!我明明記得大一制服日她把冬季制服穿得蠻醜的,但沒想到百褶裙一穿,短袖襯衫不可思議地合身,背著我姐做的紀念書包,完全變成一個北一女的小妞兒。害我初見時還害羞了一下,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句:「你怎麼那麼像青蛙∼」可惡,我好遜。

太早到光點,才 11 點多一點而已。四處隨意逛逛,感覺就是有很多北一女的會來參加這個活動(到處可見綠制服),穿制服寫暑假計畫看免費電影。

水男孩好棒啊!文化祭、社團集訓、搞笑老頭、美女老師、青春熱血、戀愛、……一切實在是再熟悉不過的傳統日本少年漫畫元素了,只是這次選了一個罕見的主軸:男生跳水上芭蕾。面對這種過於熟悉的異國風情,我只能很無奈地說,沒辦法我從小就是吃這套長大的,我看得好開心。陽光,同伴,藍藍的游泳池水,鄰近的女校,毅力根性,在水面上展現力與美的翻滾跳躍,要勾起人們的回憶意圖實在太明顯,我卻依然中招了。和曬成古銅色的沖繩式青春相比,同為亞熱帶,緯度稍低的二十世紀末台北反而顯得蒼灰陰涼,充滿自作聰明的黑色幽默。我可不是說我高中生活過得很無聊喔,我覺得我高中過得很好玩、很豐富、很精彩,相當具故事性,但電影情節內的純真熱血仍然讓我非常嚮往。

走出劇院後,身上的制服以及電影情節的催化讓我甚至有種重回高中生的錯覺:炎熱的夏天,所有建中的社團都忙著和女校辦活動。燥熱的薰風夾雜著汗臭與荷爾蒙,拂起了黑色百褶裙裙襬,吹響了椰子樹沙沙葉聲,卻總是掀不開自放暑假以來就被堆在角落的國文指定讀本封面。平時在社團內總是懶洋洋,但藉討論社團公事之名邀請女生出來吃飯比誰都勤快。此刻面前的綠衣女孩正帶著迷死人的微笑和我講話,那細細慢慢的溫柔語調我卻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只是瞅著她閃亮的眼睛邊傻笑邊流口水,完全忘記明天還有三科要補考……

相當愉快的下午。可惜制服上的 7 字頭毫不留情地指出,現實生活中我早就不是個意氣風發的高中青年;青蛙女也不再是小鳥依人的北一妞。談論研究所代替了「你們學校校慶哪一天」這種高中話題,看到誘人的蔚藍海水我也不敢毫無顧忌地衝進去游泳,我成了一個顧東顧西找一堆藉口的孬種。無論怎麼換上高中的制服,為滄桑的臉孔上妝,錯過的青春,是不會再回來了。

 

Annotations RSS

“我是畢業之後就再也沒穿過建中制服, 不過你說的對, 六七年前那耐人尋味的年代是不會再回來了..”

---jfang. 7/25, 2004
 
 

Write Concis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