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6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1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Jun
3
2007

硬派程式設計師

之前劉邦鋒老師提到, 「最近好像很多人開始用latex,不過P老師呼籲:不要再用Windows下面那些偽物了,硬派作者只用latex。」 「補充一下:編輯就是 emacs,畫圖就是 xfig,了不起統計圖加一個gnuplot。就這樣。這跟硬派SA只用文字編輯器就能搞定系統是一樣的道理。」

我高中、大學的時候也算硬派吧?那時候寫程式參加比賽狂得很,甚至相信:只要有 OS 和 compiler,了不起多一個 browser 查網路文件,沒有我做不到的事情(可見還是沒把握寫 OS 啦,呵)。 對於一個如此狂妄的傢伙,大一基礎課程未免簡單了些。記得那是計算機概論的作業,要求大家交一個 MIDI 的音樂檔案。同學們開始尋找有什麼軟體可以編 MIDI 音樂,而時間太多的我居然去讀 MIDI spec,用 C 語言實作了一個可以讀簡譜轉成 MIDI 的程式! 然而這樣的狂妄也在大學終結。

三年級期末考週有許許多多的重課,剛考完高等微積分已經全身乏力的一天,我和我一個高中也是寫程式參加比賽的夥伴以及另外一個不太會寫程式的朋友一起回家,準備全力衝刺隔天就要交,卻還沒動過的 compiler project。不愧是程式比賽選手,以前總是單打獨鬥不習慣合作,又對自己充滿極大的自信,在這種十萬火急的情形下竟然說得出「我們分別寫一個 compiler,來比賽誰先做完!」這種話。儘管 compiler 期末考考了 100 分,毫無意外,隔天 demo 時我們什麼東西也沒有,甚至連以前很擅長的 recursive decent 能做到的程度都不行。儘管我現在還是用 command-line 下指令縮圖、轉正照片,寫 latex、WebObjects 不用 tools,也只是因為懶得去學新工具吧。我心中的硬派魂已經悄然流於無形。

 

Annotations RSS

“原來我的 ping-back 功能有問題,難怪從來沒有人引用。(當然文筆太差也是原因啦)

手動 Trackback 一下:

ericsk’s blog » 半個硬派程式設計師

---yllan. 5/4, 2007
 
 

Write Concis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