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6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1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Jun
2
2006

Worst day in my life…

嗚嗚嗚。最近我實在好難過啊。 之前才帶了另外兩隻白頭翁給醫生看,沒想到 8/25 sffish 竟然說一向健康可愛的叉燒好像生病了,都不吃東西,活動力也減弱,不像平常那樣愛叫,於是我們又搭計程車帶叉燒去凡賽爾看醫生。醫生取了叉燒的糞便和口水,也沒有細菌感染的跡象,也不知道到底叉燒生了什麼病,就開了點胃腸和增強抵抗力的藥讓我們帶回去餵。期間 sffish 還隨時打電話和醫生聯繫,將叉燒的變化描述給醫生聽,並且問該如何應對。

一直到 8/28,叉燒好像快好了,吃了很多東西,也比較有活力了。可是隔天 sffish 卻打電話來說叉燒的情況不太對,一直喘氣又澎成球,我們又搭計程車送叉燒去凡賽爾看病。醫生仍然檢查不出原因,說叉燒的站姿不對,背怎麼會弓著,只知道喉嚨好像有點發炎,可能是感冒,要我們把藥換掉,看看情況,星期五再過來複診。 看完醫生,因為 sffish 和老師約好要討論 paper ,我們急忙搭計程車把叉燒送回家,安置了食物和藥,看著叉燒在黑布下睡去,就火速趕去學校。等到 sffish 和老師討論完 paper,我們就一起玩電動到晚上。

該死的我壓根沒想到叉燒的情況很危急,應該早點回去照顧他,還和 sffish 說我有帶正版的真三國無雙。結果我們吃晚餐的時候,sffish 的妹妹打電話來,我看到 sffish 一陣錯愕,接下來聲音變得焦急激動,「你們確定他死了嗎!」、「要趕快帶他去看醫生啊!」、「叫媽媽來聽電話」、「帶他去醫院!」、「我不要和你講話了啦!」 我真希望聽不懂發生了什麼事… sffish 忍不住哭了起來。我無法說出半句話,雖然是夏天,我還是全身冷到起雞皮疙瘩。這怎麼… 怎麼會這樣!醫生明明說要我們禮拜五再去複診啊!為什麼像三號機那樣、全身都不能動趴在地上只會眨眼睛的鳥都可以救活,一向健康的叉燒卻… ?!明明下午才帶去給醫生看的,怎麼會這麼快… 這只是一場惡夢吧?為什麼我還沒醒?!喂,藍永倫,快點醒醒啊! 一路上聽 sffish 哭著說:「我不想養鳥了啦!」、「我不想回家看到眼睛閉著的叉燒…」、「我本來要替叉燒照相的,但是想說等他病好了再照比較好看,所以就沒照…」,我心都碎了。

我好懊惱、好自責、好難過、好傷心,卻換不回叉燒可愛的樣子。已經養了一年多的叉燒,你怎麼忍心就這樣走了? 到了 sffish 家,看到一動也不動的叉燒,sffish 又是一陣大哭,回想起這一年的點滴,我再也忍不住眼淚和雞皮疙瘩。我們把愛漂亮的叉燒和他最喜歡的小鏡子輕輕放在小盒子裡,找一個頭頂有一片天空的地方把叉燒埋葬了。希望叉燒在天堂過得快樂。 我決定再也不打電動了,電腦裡面的電動已經砍得一乾二淨,叉燒,對不起…都是我不好…

這幾天,只要一想到叉燒已經不在了,我毫無例外地會感到恐怖,全身發寒、起雞皮疙瘩。晚上睡覺偷掉眼淚,sffish 講到特定的話題時我也激動得無法開口,因為一開口我可能就要哭出來了,我只能緊繃著喉嚨和嘴角,讓眼眶中滿溢的淚水能儘快從鼻子流出去。可是好像老天爺要懲罰我似的,連 DVD 都和我作對!在整理叉燒的檔案時,有一些照片燒在 DVD 裡面,看得到檔案,尺寸也對,卻讀不出來,試過了好幾種救檔案的軟體也沒用,打電話去資料救援公司問,結果這種當初燒錄就有問題的光碟片很可能沒有救了。怎麼會這樣,裡面是叉燒睡覺的照片啊!為什麼會這樣… 爸爸說一直想同一件事情會變成神經病,可是我不想要忘記叉燒,我要永遠記得他。我相信痛苦會過去的,就好像海邊長大的孩子在海水中可以睜開眼睛一樣,他們眼睛常常接觸海水,習慣了。我要常常想著叉燒,讓自己習慣。

 
 

Write Concis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