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6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1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大白,好走。

大白是常常在我們營區流連的一隻狗。牠從什麼時候就在營區的,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按照年資來排,我們這些兵會被大白給電到飛天:牠甚至被學長們給畫進營舍的壁畫中。

我想大白可能認得我們這些阿兵哥的衣服了吧,牠從不對我們吠,對於我們的逗弄也都不閃不理,感覺是個慵懶的好好先生。每次我們出去跑步的時候,大白都會跟著部隊一起跑,剛開始我以為只是湊巧,沒想到後來發現,牠跑一跑總是會回頭看我們,跑太快了會停下來等我們跟上,又和我們一起回營區。這時我才相信,牠真的是連上的一份子。有時候站機動班看到大白捲成一團睡覺,就會有種平靜的感覺。雖然我不喜歡逗弄它,總是說狗毛會沾到褲子,但討厭狗的我心裡已經默默接受大白。

我想,在大白的意識裡,也許認為自己是個人,不是隻狗。因為牠從不咬人吠人,卻會和營區外面那些愛對人狂吠的野狗對峙打架。這也許是牠守護營區的方法吧?

然而這次進訓回來,已經不見大白的蹤影。一問之下,原來是營輔導長下令叫捕狗大隊把大白抓走了。我們都知道被捕狗大隊抓走的狗下場會是怎樣,所以我也不忍心繼續問,只知道大概是有民眾投訴營區外面有野狗愛追人,所以……。大白從不追人的,也許牠是在追那些追人的狗,我是這麼認為的。

中山室裡大白的照片也被換成墾親會的照片了。除了營舍的壁畫外,大白就這樣從武崗營區離開,沒有留下一點痕跡。不過我們的心裡應該都會記得武崗營區有這麼一個陪我們跑山路、陪我們站哨、陪我們操課、陪我們打混摸魚的學長。

 
 

Write Concise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