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6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8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09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0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1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2017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Mar
19
2008

街貓受傷

紙包不住火。事情是這樣。禮拜天中午 sffish 來找我的時候,發現有一隻平時很親人的街貓(我的 flickr 帳號在事發前幾天還有上傳牠的照片)樣子變得很嚇人,於是就找我過去看。當時他因為之前被貓抓傷的懼病心理嚇得要死,無法判斷事情,我就要他先把貓的樣子照起來,回家上網路把照片貼上貓的討論區問人。網友普遍的建議都是要儘快帶去看醫生,所以我們在問了價格、如何抓貓等基本問題後,就全副武裝(安全帽、手套、外套、厚長褲、布鞋、紙箱)抓貓去給醫生看。抓貓並不順利,倒不是因為他會亂跑,而是我們帶的紙箱太小,他進去了也不肯趴下,蓋子蓋不起來。折騰了可能有 40 分鐘,之間我們跑去買貓籠(一樣太小)、快遞紙箱,總算搞定,搭計程車送往忠誠路劍橋獸醫院。

做了 X 光和血液檢查,創傷侷限在頭頸部以上,雙眼均失去視力。身體部份都還完好,肝腎功能正常,無骨折,醫師研判可能是摔下來或是被撞到。住院三天觀察。安頓好以後,已經是晚上了。那條街上平時就有人在餵貓,我想應該也會有人關心他的病情,就做了一個網站讓大家交換訊息,並且把牠受傷的消息和網址做成傳單,貼在那個巷子附近。

石牌受傷街貓現況

一天以內就有人提供情報,說可能是在禮拜五晚上被機車撞到:

我是事發後的目擊者之一
(這個訊息是我堂妹跟我說的)

3/14星期五晚上大約11點半左右,
我下班要去親戚家,
遠遠的看到貓咪在地上爬,一開始我以為貓咪窩在地上看小老鼠,
稍微靠近時發現地上都是一攤一攤的血…貓咪受了滿重的傷…

靠近貓的附近停著一台機車有一對情侶(女生瘦瘦的,直髮過肩,男生黑黑短髮壯壯的),
女生哭著說:怎麼辦?
我不確定是不是他們撞到貓,
但是我當下覺得如果是他們撞到的話,
因為人都已經回頭,所以他們一定會送醫院…
於是我就離開了…

但是看來…………

他們並沒有……….

對不起…我似乎應該留下來的….

而我們從來沒處理過這種事情,於是開始搜尋遇到這種事情該怎麼處理。這幾天都忙得睡不好。三天後醫師說可以出院了,而我們在各討論區張貼的徵求中途照護卻還是沒有回應。此時和家裡溝通未果,於是繼續自費讓牠住院。溝通時聽到家人說類似「不要做那種超出自己能力的事」之類的話時,我有點怒。我並不是因為喜歡或想要養貓,所以沒事找事送牠去醫院。之前 sffish 問我幫街貓取名字時,我說我不喜歡幫牠們取名字,那是因為我本來就想和牠們保持距離,過我自己的生活。而那時的狀況是,你看到前幾天還活蹦亂跳和你撒嬌的貓咪,今天卻病奄奄倒在路旁,眼睛混濁不清還流著血———那就好像鄰居有個每天都會看到、打招呼的小女孩,昨天才在聊天時不經意提到她很可愛,今天卻發現她被揍得破相,渾身是血倒在路邊一樣。要不要救?很簡單的是非題,不過如此而已。

我的答案是「要」,這是我個人的價值觀判斷。雖然我已經 24 歲,早已過了駕駛剛彈拯救地球的年紀,但我仍然很幼稚。而如果「成熟」就是能夠預見負擔所以見死不救,那我寧願一直長不大。直到現在我還是認為我是對的,事實上在我們送牠去醫院之前,牠已經在那邊受傷快要兩天了。心理學曾教過責任分攤,1964年Kitty Genovese被瘋子以刀子攻擊死亡,38人聽到他的哭泣求援,卻沒有人報警或試圖救他;日本1998年曾發生幾個17歲少年隨機將路上的17歲少女監禁虐待至死的案件,期間知情者高達百人,卻沒有人嘗試阻止慘案發生。我甚至比一般人還要懦弱怕事,但是就像家人照顧有精神疾病的姑姑一樣,總是有些麻煩事需要有人去做的。

目前,已經有願意當中途照護的人和我們聯絡了,但是他住北縣有點遠。如果沒有更適合的人選,就差不多定案了。在那之前還有一些檢查要做,之後則是資源與人力的募集,以及兩個月後若找不到認養人該怎麼處理。看到很多人對這隻貓表達關心,希望牠能不負眾望早點康復。

 

Annotations RSS

“我公司對面那條巷子,也是很多貓;
然後我有一次也是發生很類似的事,路過,看到有人疑似撞到貓停下來。

我也跟您引言中的路人同樣想法,不過不同的是,三分鐘後我又折了回去 … 因為內心跟您有一樣的煎熬… 不希望下次經過看到小貓死在那沒人理…

折回去後,已經多了一個路人在看,加上我三個人,也是折騰一番,抓街貓果然非常困難。我們那隻貓是跑到車底去躲。

不過好險後來以一個長竿子試圖把牠弄出車底的時候,發現牠四隻都還能行動,且沒流血,因此判斷應該只是「幾近撞到 (但沒真撞到)」,
小貓只是受驚癱了一下而已… 於是大家就聊了一下「這條巷子一定要慢慢騎阿」之類的話題後解散了。

佩服也贊同您的勇氣,希望一切順利!也謝謝您分享「責任分攤」的一段,可以供我們療慰自己 :p”

---阿波. 3/19, 2008

“前幾天看到你板上的文,連結點下去無法開啟網頁,
而剛剛朋友把這裡的位址直接傳給我。

之前看你的板上之1838篇,
到了最後有鬆一口氣之感。
我想你也可以猜測到,
這是因為意想不到的結尾讓人好像可以放下之前的文字所帶來的省思和慚愧,
一種苟且的輕鬆。

而在這邊,
類似的敘述就讓人無法逃避去思索了;
況且貓實在長得非常像我上周六遇見的那一隻,
對比之下讓我更對發生的事件感到難過。

我喜歡貓,
所以非常感謝你救了他,
這讓他有繼續生存的機會,
也讓很多人感到溫暖,且能想得更多。

最後,
雖然好像只是錦上添花,
但還是要說如果有任何物質或金錢的需求都可以告訴我,
我現在有基本的能力,
願意且希望能為了帶給我快樂的動物付出。

再次謝謝你。”

---yoten. 3/19, 2008
 
 

Write Concisely